我問:「看到的些?」

「晃動、很著急、痛 



聽著
釋懷的說起自己的童話 我想眼神裡的空洞其實已經在前一天的夜裡數度崩潰

女人的善變 總不是在最適當的時候發揮 

總是心甘情願低相信下一刻 一定可以自由大力的呼吸 

原來 那只是一個奢求 
 


 願意選擇原諒 

「謝謝
轉身的時候 給了我一個背影 希微糜糜」 
 

 

 




星期一 
抱緊我 開始了這段故事

星期二 
貼心的我準備早餐 我被溫柔的喚醒

星期三 
街的時候 送了一個 我現在捨不得拿下的耳環

星期四 我們出現了冷淡 兩個人各自忙著

星期五 那天下著大雨 我一個人站在騎樓等

星期六 一封短訊 我微笑的落下眼淚

星期日 我收拾著回憶 繼續流浪


一個星期中 我反覆的經歷愛情遺留下來的回憶 此時的
 有想著跟我一樣的事 











那天 一把黃色的傘花 遞入我的眼裡

身體散著濃
酒意的 拒好意
杯盤狼藉的小
子 風沒有很大 可是我好冷

一個人 一個人 一個人
三種一個人的我 都是 愛 恨 是

裡 知道我的手機號碼
我在這裡 毫無理由的看著手機

等待 童話般

 

我告訴自己 也許會在多年後在遇見 

女人給了自己一個安慰的藉口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ue 的頭像
Blue

影子。玩具

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飛
  • 感覺好傷悲...